首页 / 文化法规 / 美术天地 / 舞台艺术 / 文物博览 / 文化遗产 / 旅游文化 / 文学空间 / 共享工程

 

 
首页 > 美术摄影 > 美术史话
焦秉贞
2005-11-14 09:27:17  来源:江苏文化网  

 
 

  明万历年间,西洋绘画传入中国,为中国画坛引入一丝新风,西洋绘画的“与生人不殊”使得大多数的中国画家“无由措手”,但却深为崇尚文人画传统的宫廷画家所不耻。中国宫廷画院,自五代十国始建以来,一直不断发展,北宋政和、宣和年间的画院,更是在宋徽宗赵佶的领导下,集画院之大成,达到鼎盛。清代宫廷画院虽渐趋衰微,但也涌现出一批我们耳熟能详的画家,四王,禹之鼎,唐岱都曾供奉内廷,以四王为代表的正统的文人画            风格更是一时成为效法的典范,但即便如此,中西结合画风仍然开始初现端倪,其中更以宫廷画家焦秉贞为代表。
  焦秉贞,字尔正,山东济宁人,生卒年不详,清朝前期宫廷画家,康熙时官钦天监五官正。在清·张庚的《国朝画征录》中称他“工人物,其位置自远而近,由大及小,不爽毫毛,盖西洋法也”这里的西洋法即胡敬在《国朝院画录》中提及“海西法”,所谓“海西法”是指西方绘画不同于中国绘画的主要用线条来勾勒形象的方式,而用明暗来塑造人物,并在绘画中运用焦点透视的原理,因此,西方绘画能传达出一种更为真实的效果。早在明朝万历年间,在传教士利玛窦带来的一些宗教画中,我们就意识到这一点,认为西方绘画和我们中国绘画“差足异耳”,认识到西方绘画写实的特点,但这种认识丝毫没有动摇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地位。直到清代早期,宫廷画家邹一桂的仍称“参用西法”的绘画笔法全无,虽工亦匠,当时的文人画家对此亦多抱不屑的态度。
  焦秉贞作为一个宫廷画家同时又是一个科学官吏,在钦天监供职,对算理和科学的了解自然要比其他担任文官的宫廷画家要多一些,对于建立在数学、物理研究基础之上的西方绘画也较容易了解和接受。这仅仅是一个客观的因素,当时康熙皇帝对于参用西法的绘画的喜爱和赞赏是焦秉贞学习西法的主观因素和重要动力。流传至今较多的他的绘画中多带有“臣”字款,这些作品从整体上看多用色浓重艳丽,布局紧凑,细致工整,“参用西法”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人物大小的安排,透视和明暗的运用及空间处理上,人物大多按近大远小的原则来安排,不同于传统中国画按人物身份高低安排人物大小的习惯,在空间处理上,也把人物放在一个真实的空间中,以人物为中心营造空间,建筑大小也考虑到人的尺度,甚至不惜牺牲建筑空间的完整性。这在传统的中国画中是绝没有的,传统的人物画,如果要以建筑物作为背景,那么建筑必须是完整的,而非像焦秉贞那样是局部的,画家多采用俯视角度来描绘建筑,人物在画面中自然变的十分小了。反之,要使画面以人物为主体,背景则必须留白或配以简单的山石、树木、人物则似乎处在一个虚幻的空间中。焦秉贞试图在作品中既强调主体人物,又要运用建筑结构作为背景,他采用平视的视角,用西方绘画的透视法来表现纵深感。人物完全处于开放的建筑空间中,人物与建筑是一种和谐统一的关系,这在我们传统的中国画中很难达到的。但同时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焦秉贞的做法和达到的效果似乎又不同于我们熟知的在他之后也同样探索中西结合的传教士画家朗世宁,观朗世宁的绘画,我们明显感受到的是一种慑人的逼真,而焦秉贞的绘画中仍不时传达出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神,这也许正是他在画史上不及朗世宁影响大的症结,焦秉贞的绘画始终有一种中国化了的真实,似乎总无法摆脱绘画中“写意”思想,在他私人的习作《归去来兮图》中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传统文人画家的情怀,除了茅屋结构有上有些许透视外,无论从题材选取还是画面中大片留白手法的运用,都表达了文人惯有的山林隐逸的思想,意境深远,给人以无限遐想。
  朗世宁、焦秉贞同是中西结合的画家且所处年代相差不远,但他们中西结合的绘画所用的表达方式却迥然不同,朗世宁强调的是色调的阴影变化和物体的立体感,而焦秉贞的西法仅限于背景的处理,在关键的人物形象的画法中仍保持中国传统绘画的韵味。他们的这种不同并非技术的高低,而是源自画家本身思想,文化的不同导致观念和观察方法的差异,中国画家尤其是文人画家特有的思维方式使我们不及西方人注重事物的表面形式,而更加关注事物在自己心中的感受,在这种精神性的创作思维的引导下,中国绘画自魏晋以来,强调的就是神似,而非形似,早在南朝谢赫的“六法”中,气韵生动便是评价绘画的第一条标准。元代以后文人画的发展更是高扬了绘画“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理论。焦秉贞的努力是可贵的,他跨出了中西结合绘画的第一步,但这种尝试又有一定的局限性,是局部的和矛盾的,我们现在再来看焦秉贞的绘画,不免发现许多生硬之处,在绘画史中焦秉贞也没有作为一个重要的画家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但焦秉贞的绘画对于面临中西结合问题的今天,它的意义不在绘画技术的本身,而在于绘画背后的思想,面对中西文化的交融和冲突,焦秉贞的例子也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点有益的思考。


参考书目:
(1)王伯敏   《中国美术通史》  山东教育出版社            1988年版
(2)于安澜   《画史丛书》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60年版
(3)杨伯达   《清代院画》      紫禁城出版社              1993年版
(4)章利国   《中国绘画和中国文化》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1996年版
(5)苏利文著 陈瑞林译《东西方文化交流》江苏美术出版社    1998年版


周密 责编:
苏ICP备09002428号 版权所有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IE6.0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