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法规 / 美术天地 / 舞台艺术 / 文物博览 / 文化遗产 / 旅游文化 / 文学空间 / 共享工程

 

 
首页 > 美术摄影 > 美术史话
张路《苍鹰逐兔图》赏析
2005-11-17 10:04:33  来源:江苏文化网  

 
 
  张路是追随戴进、吴伟的重要浙派画家。他生活的时代,正是浙派画风进入盛期且开始出现变异的时期。作品多以人物、山水为主,竹石、花鸟传世的作品并不多见,南京博物院所藏《苍鹰逐兔图》,是其花鸟传世作品中相当稀少的一件,从中可窥见张路花鸟作品的风格特点。
  《苍鹰逐兔图》,绢本,水墨,1582×973厘米,上有自识“平山”款,铃“张路”印。画茫茫大野中,一苍鹰发现一野兔,遂斜转方向,掉首俯冲掠向野兔,野兔意识到大祸临头,疾速向坡岸下草丛深处逃窜,附近小鸟也被突来的阵势吓的惊慌失措,振翅向远处惊飞,坡岸丛草被风刮向一边,将秋后兔肥、鹰健、草木枯黄的境色淋漓尽致地再现出来,尤其鹰兔形象栩栩如生,令人震摄。对于鹰的刻划及坡岸败草、枯叶的处理,是全图的精华所在。鹰专注的神色通过对跃奔野兔的凝视惟妙惟肖地表现出来,眼神的专注所体现的镇静以及俯冲的逼人动势,将鹰的凶猛、刚毅神态作了有力的刻划,相形之下,野兔的恐慌、胆怯和急于逃脱的神态也得到了凸显。鹰的羽毛、翅翼处理,显然有别于林良、吕纪的院体风格,并不在水墨写意上用足功夫,是工整、精细,以细微的笔触作精谨的描绘,显得蕴藉、雅逸。近处坡草、枯木的处理,则写意性增强,枯叶、乱草放笔直扫,然后用水墨加以渲染,坡岸周围,笔法变化极为丰富,显得水墨淋漓,苍劲雄豪。此处为粗笔,与对鹰精细描绘的细笔,一粗一细,作了有力的呼应,融合了院体、文人画风,是浙派画风的新开展。
  此件作品整体上雄健纵逸、猛气横发,但并不以笔墨的苍劲、粗率、狂劲作为追求目标,而是在狂放纵逸的整体风格下,尽量表现出大自然某种神秘而微妙的变化。对客观境像极为留意,尤其专注于鹰、兔及秋草的动势,以及由其动势带来的雄放氛围的渲染。显然并没有脱离两宋以来,尤其南宋梁楷、牧溪以及马远、夏〖FJF〗皀〖FJJ〗派的传统。运笔跌荡起伏,有极豪壮的笔势,但均为造境服务,这是浙派的典型面貌。
  从作品所呈现的风格特色来看,应为张路接近晚年流寓南京时所作,此时已没有了早期画风的粗硬、狂率,用笔也不过分追求疾速、粗放,而多了些雅逸、潇洒、灵秀。整体风格上则谨严秀逸、率意灵动,没有剑拔弩张之感。虽然受吴伟的影响很深,但主要是由张路个人风格发展的必然趋向决定的。张路本身是太学生,早年游庠太学,院体工整秀丽和疏体水墨写意对其产生了影响,虽然“用墨虽佳”,但终生“未脱院体”,而自追随吴伟以后,正是浙派画风占据主导的时期,其水墨苍劲的一面得到了加强。同时,张路生活的时代,浙派活动中心也早已由杭州转到了南京,南京又是当时的文化中心,张路长期流寓活动于南京,这就与南京地区的文人画家史忠、徐霖等有了密切的交往,而史忠他们又与吴门画派的沈周等人关系密切,其画风必然受到新崛起的吴门画风的影响,张路文人士夫的出身也必然与吴门画派有诸多相通之处,因而他的绘画风格除院体工整苍劲、灵润精简以及浙派水墨苍劲、狂放纵逸影响外,更有文人潇洒灵秀、典雅清逸的一面。从《苍鹰逐兔图》上,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一系列风格特点。
  明代中后期,随着各种画风的进一步拓展,浙派的发展出现了与吴派的交融,并逐渐开始由苍劲狂放向含蓄蕴藉变化。张路在这一历史时期下完成了他风格的定型,其成就和造诣虽然并不为吴门画派所认可,但詹景风称赞他“足当名家”,亦肯定了他才情的奔放和造诣不凡。
  《苍鹰逐兔》图作为张路的禽鸟题材,工整秀劲、潇洒放逸的特点兼而有之,由之可以看到明代中期以后花鸟画开始嬗变,为徐渭、陈淳大写意的到来,作了铺垫与准备。张路虽然仕途失意,但颓然自放、寄情于绘事,其心境有别于其他职业画家。在这幅作品上更能见到接近于张路本真的性情特色,不愧为文人禽鸟题材的精品之作。
赵启斌 责编:
苏ICP备09002428号 版权所有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IE6.0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