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法规 / 美术天地 / 舞台艺术 / 文物博览 / 文化遗产 / 旅游文化 / 文学空间 / 共享工程

 

 
首页 > 美术摄影 > 美术史话
高旷而清寂的内心世界
2005-11-17 15:26:26  来源:江苏文化网  

 
 
  龚贤的作品素以用墨浓厚、意境雄浑沉郁为人所称道,陡壑密林杂以山光岚气、积雨睛云,形象地再现了大自然深邃神秘的氤氲气氛,营造了如梦如幻的精神世界,其用墨的沉厚被人评为:
  “独有千古,更在墨…其积墨…浓而不腻、厚而无滞”(《昆新两县修补合志》卷22)
  “惟于光绯明暗则尤能渲染得体,独出机杼,开画界之创格,为艺林时代之前躯”(《昆山景物志略》)
  “墨气不可以岁月计,年愈老墨愈厚,巧不可得而拙者得之,功深也。郑子房曰:“紫丈墨气如炼丹,墨气活,丹成矣”。
  当然,也有人评其画为“如深山老炭”,谓其黑气太重,虽有沉雄深厚之优,惜乎秀韵不足,但仍然肯定龚半千艺术风格的整体特点。龚贤风格形成,有一个渐趋渐变的过程。南京博物院藏有一幅其早期作品,用墨、笔法及意境,均不同于他以后的某些特点,意境上也有所区别,颇值得注意。
  此幅作品为绢本,设色,97.2×49.7厘米,是典型的二段式构图,显然取法于倪瓒。全幅分为两部分,中间被水隔开。下半部分画小亭一坐,居于画面的中心,与隔岸山脉相对。一小桥在丛林之后、沙洲丛草间通向小亭,丛林则以米点横排而成,细密而秀润。丛林前又分坡岸二层,草舍十数间,画面左侧一小舟停泊,河中水草三四层,亦以竖点细细铺排,与丛林后小亭附近及前面坡岸水草照应,以湿笔为之,尤带秀润、坚凝之气,表达出了水边、坡岸水草近水生长的特点,不同于远离水边松树针叶的干爽之感。近处坡岸杂树七株,亦分为三组,最前面五株,四株并排,一株远离,显得密中有疏,靠后稍远处又有一株,枝桠高高挺出,占据小桥附近空间,直与草亭相应,另一株则远离并排的四株小树,婆娑姿势,伸向画面右侧数间茅屋。树叶以红色微加墨色点簇,稀稀落落,与远处山坡的胡椒点相应,起到点醒画面的作用,七株树的处理安置,使下半部分略显松散的构图得到收拢,变得极为完整,两段式构图特点得到加强。
  上半部分画对岸山峦,是江南(金陵)典型的土质山峦,用笔中锋,笔法硬挺颖脱,错落有致,以披麻皴为主略带乱柴皴,披麻皴兼豆瓣皴的特色不甚明显,但已有这种变化的迹向。山峦皴擦一两遍后以淡墨稍微笼染则止。在山峦的结合处亦稍加胡椒点,使墨色层次加重,山峦益发显得清空灵妙,保持了早期画风特点,但不具备用墨浓厚意境雄浑沉郁的成熟时期的风格特征。
  此幅作品,墨色滋润,沉稳,用笔坚挺凝重,且湿笔居多,明显有黄公望、吴镇用笔的影响。水墨的渲染、烘托,同时也有董源画法的影响,画史上曾记述他:
  “山水从北宛筑基,一变古法”。(《清画家诗史》)
  “得北宛法,沉雄深厚苍老矣,惜秀韵不足”。(《国朝画征录》)
  由此可知,龚贤对于以巨然等五代至宋元的南宗山水画技法,作了深入的研究,在笔法、墨气、邱壑位置经营上,用心极深,程正揆曾致信与他探讨笔墨:
  “画有繁减,乃论笔墨,非论境界也。北宋人千古万壑,无一笔不减,元人枯枝瘦石,无一笔不繁。
  他自己亦说:
  “必笔法、墨气、邱壑、气韵全而始可称画也……若大邱大壑,非读书养气闭户数十年未许轻易下笔。古人所以传者,天地秘藏之理发而为文章,以文章浩瀚之气发而为书画。古人书画与造化同极,阴阳同侯。非若乡人泥粉本为先天,奉师说为上智也”。(周二学《一角编》)
  龚贤对古人成法高度重视,此件作品是他早期注重古人成法的典范,为以后千岩万壑式的构图作了准备。章法、布局来源于五代两宋,用笔用墨,浸润元人为多。某些笔法、墨法和对山水树石的处理,到晚年也一直沿用下来。此画上部有作者题跋:
  “荡胸湖水际秋天,天外风生夕照边。说与渔郎结茆住,不须重棹武陵船。〓〓红虾紫蟹易盈框,入市还能买酒浆。楚屈不知周孔圣,一声听曲爱沧浪。〓〓〓蓬蒿人自题”。
  既有效法屈原洁身自好、隐逸求志的情怀,也有报效家国、以周公、孔子治国、治世为理想的抱负,游离于隐逸与入仕的两极之间。与钱谦益筑“半野堂”有着相近似的心境,这也是明末清初那一代士人面对社会大动荡、政局混乱的无奈与迷惘,内心的孤独亦可想而知,当然与他一贯的认识也有着极为深刻的关联:
  士生天地间,学道为上,养气读书次之,即游名山大川、出交贤豪长者,皆不可少,余力则词赋书画、棋琴”。(《香草堂集》)
  将学道、读书、词赋、书画、棋琴作为维系精神价值的最终依托,而游离于政局之外,这不能不说是当时士夫文人的真实写照。正因为此种心境,其作品中才流露出淡淡的高旷情怀,在孤寂的氛围中走回内心,孤舟、草亭、屋宇、桥梁,寂然无人;山峦、林木、河流,适然而自存。从而表征出来自上古的遗世元音!同其他作品相比,此作清旷、幽寂、淡逸的气息多一些,沉郁顿挫之感以及苍莽雄浑的气息少一些,尤其对古人成法汲取的痕迹仍很明显,由此可知,应为中年或较早时期的作品。

赵启斌 责编:
苏ICP备09002428号 版权所有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IE6.0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