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法规 / 美术天地 / 舞台艺术 / 文物博览 / 文化遗产 / 旅游文化 / 文学空间 / 共享工程

 

 
首页 > 美术摄影 > 美术史话
吕凤子绘画思想简论
2005-11-18 09:58:57  来源:江苏文化网  

 
 

  吕凤子是我国著名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江苏画派的缔造者之一。在五十余年的绘画生涯中,以艺术为人生,创造出数以千记的人物画精品,在中国人物画史上牢固地树立了举世瞩目的历史地位。这一成就的取得来自于他深厚的哲学理念和绘画美学思想。正由于此,他的绘画境界超越时流,其精神气象之澄明、慧性之具足圆满以及在绘画本体上的觉解、通悟,不愧为大师称号。他对中国画发展演变的真知卓见,直至今日,仍然发挥着相当的作用。由于吕凤子生前生性谦和淡泊,不愿过分宣扬自己,加之一些社会、政治原因等,使吕凤子备受冷落,没有发挥充分的作用,诚为历史的遗憾!随着当代中国画坛对吕凤子理解认识的不断深入,他的艺术造诣必将继续对中国画的发展带来影响。本文仅就吕凤子的绘画思想略作剖析,希望引起学术界、艺术界对吕凤子成就的重新认识,在新的历史条下反思二十世纪上半期的是非得失,并借以重新认识中国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关系,当不无裨益。

绘画思想的主要内容

  吕凤子最早的绘画论文,大约发表于年,经过近二十年左右的,到五十年代他的《中国画法研究》出版,标志着他的绘画思想的成熟。《中国画法研究》是一本揭示中国画本质内涵的专著,是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本有关中国画本体论的著作。此书篇幅不大、文字不多,但足以代表二十世纪上半期老一代艺术家艺术实践的理论精华,阐释的内容具有深刻的理论指导意义,出版之后即在绘画界引起很大的反响,更影响了六七十年代画家尤其是江苏画派画家的成长。如果说傅抱石以其理论和山水画实践维护了中国画的存在,吕凤子则在他身后以这本著作及其人物画实践参与了中国画之前途命运的论战。勿庸讳言,这一场论战是清末以来中西文化冲突的持续,从康有为主张维新,陈独秀主张绘画革命,到徐悲鸿主张取消中国画,这一思潮一直是二十世纪上半期占据优势的主导思潮。与之相反,陈师曾等人则主张继承中国画尤其文人画的优良传统,以中国画为本位,进行中国画创新;吕凤子、傅抱石等人显然属于后一派系。虽然他们也受过西方文化的影响,受到过系统的西洋画训练,但他们均主张坚守中国画传统,根据中国画的演变规律进行变革。更为难得的是,人物画自元以后,同山水画相比较而言,相对地已呈全面衰退的状态,吕凤子选择人物画为主攻方向,用心甚苦,意志之卓绝实令人感佩。虽然独木之秀、曲高和寡,但他成功的创作实践终究为人们留下了不朽的国宝。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越来越感到他理论的深邃和艺术的伟大。
  一、吕凤子的绘画本体论思想
  1、笔力主情说
  在中国画本体论创构上,吕凤子同同时代的人相比,远远地走在了前面。他的阐述,已具有艺术哲学的性质。在《中国画法研究》一书中,他从用笔、构图、立意、为相、写形、貌色、置陈布势几方面分别探讨了中国画的根本规律,其中,堪称一言道破千古之天机,为当代理论家所最为重视的便是他笔力表情达意是中国画的本质特征的论述,他说:
  中国画一定要以掺透作者情意的力为基质,这是中国画的特点。所以中国画最好要用能够自由传达肩臂腕力的有弹性的兽毫笔来制作,用手指或其他毛刷……不能用来代替毫笔。
  骨法又通作骨气,是中国画专用的术语;是指作为画中形象骨干的笔力,同时又作为形象内在意义的基础或形的基本内容说的。因为作者在摹写现实形象时,一定要给予所摹形象一某种意义,要把自己的感情即对于某种意义所产生的某种感情直接从所摹形象中表达出来,所以在造型中,作者的感情就一直和笔力融合在一起活动着;笔所到处,无论是长线短线,是短到极端的点和由点扩大的块,都成为感情活动的痕迹。
  首先从用笔上分析中国画的特点,认为中国画最为根本的特质在于用笔。赵孟頫早在七百年前就发出了“用笔千古不易”的浩叹,吕凤子则紧紧抓住用笔,指出中国画的基础在于用笔。由于用笔关乎作者情感的自如表达,必须对用笔给以高度的重视。在用笔和作者主观情感方面架通渠道,这已是现代意义的艺术本体论了,和苏珊·朗格的情感符号说几有惊人的相识之处。在线条与情感关系上他又言:
  凡表示愉快感情的线条……总是一往流利,不作顿挫,转折也是不露圭角的。凡属表示不愉快感情的……线条,就一往停顿,呈现一种艰涩状态,停顿过甚的就显示焦灼和忧郁感。有时纵笔如风趋电疾,如兔起鹘落纵横挥斫,锋芒毕露,就构成表示某种激情或热爱、或绝忿的线条。
  对情感与线条的几种关系作了阐释,这在中国画论发展史上是突破性的进展,虽然他的论述似乎还有局限和机械之处,但在现代中国画本体论研究上无疑先行了一步,其理论直觉令人惊叹。
  早在一九三六年吕凤子曾指出:
  中国画特有的运笔技术即运力技术,故须永久保存,但除笔外,其他合用工具,亦未尝不可兼用。昔有用莲纸筋、败刷、棉花、手指等为助者,嗣后作者当亦有新工具发现。
  从三六年到五十年代,时隔二十年,吕凤子的认识显然是发展的,越到后来,他越能深刻地理解传统用笔的伟大,因而越来越坚守中国画本体学,在坚守的基础上创新。他不再强调调新工具的使用,这是一个很大的思想转变,代表了他晚年用笔说的定论。线条是为塑造表达某种意义的形象来服务的,因而他又反对表面地单纯玩弄笔墨的文人画家和金石学家,虽然他本人在文人画领域达到了相当的造诣,在金石学上有着深厚的功力,但他仅将用笔作为自如表达情感的手段而不是目的,这就避免了走向形式主义。
  在构图一章中,他认为立意、为象、写形、貌色、置陈布势是中国画家自己造作的构图法,是中国画适用的基本法,不用中国画法就不能构成具有多种画格的中国画,因为中国画法在表现客观实在的同时又能显示作者本人的性情才智,而这一切又是由渗透作者情意的笔力来加以完成的,将笔力表情说阐述得淋漓尽致,形成了他对中国画的独到看法。












赵启斌 责编:
苏ICP备09002428号 版权所有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IE6.0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