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法规 / 美术天地 / 舞台艺术 / 文物博览 / 文化遗产 / 旅游文化 / 文学空间 / 共享工程

 

 
首页 > 美术摄影 > 美术史话
中国绘画史上的《文会图》
2005-11-18 10:14:01  来源:江苏文化网  

 
 

引言

  秦汉以来,历史故事、神话传说以及耕战、出行等反映社会生活的题材屡屡出现于汉画石、汉画砖中,其中大量作品多以反映宫庭和贵族的精神生活、物貭生活题材为主,鲜有反映文人精神生活和游宴生活的题材出现。到西汉武帝时期,开始重視儒家学说,政府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一时形成以儒家学术作为进取仕途的社会风气,据《三辅黄图》卷五记载:
  武帝元鼎二年春起此台(柏梁台),在长安城中北阙内。三辅旧事云:以香柏为梁也。帝偿置酒其上,诏群臣和诗,能七言诗者乃得上。
  武帝时期,朝廷对于能诗文之臣开始给以尊崇。随着文人士夫参与社会政治生活的日益深入,文人士夫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日渐引起人们的重视。不仅朝廷如此,诸侯王也大加引荐文士聚会于自己的周围,梁孝王即是非常著名的一位。《西京杂记》卷二记载梁孝王好宾客,文学家邹阳、枚乘、司马相如等,都曾在梁孝王处留连做客,枚乘作《梁王菟园赋》,记述了当时文士汇聚的盛况。梁孝王在梁园招聘天下文学之士与之游,司马相如、杨雄等人文会梁园,在后世引起人们极大的反响和追慕,以后江淹作《梁王菟园赋》,王勃《滕王阁赋》说“鸲样雎园绿竹”,李商隐:
      鹏鱼何事遇屯同,云水升沉一会中。
      刘放未归鸡树老,邹阳新去兔园空。
      ……
     (李商隐《喜闻太原同院崔侍御台拜兼寄在台三二同年之什》)
  对之都有着强烈的历史记忆。文士的文会、雅集,作为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社会生活方式,对社会价值观念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就为这一绘画题材的萌生准备了广阔的社会意识观念和历史文化氛围,为今后在绘画领域引发渊源不绝的《文会图》创制主题,提供了历史性机缘,这便是《文会图》出现的最为初始的范本。

一、 三国两晋南北朝到五代的《文会图》——文人对文事、功业的真实向往

1、三国两晋南北朝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是《文会图》的兴起、发轫时期。
  三国两晋以来,文人士夫在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日渐突出,统治阶级常常在其居所,招徕文士,集会作文赋诗,作为笼络人才的的一个有效手段。曹魏的邺都西园(铜爵殿西之园),曾成为曹操接引文士的重要场所:
      昼携壮士破坚阵,夜接词人赋华屋。
      都邑缭绕西山阳,桑榆汗漫漳河曲。(张说《邺都引》)
  曹丕继承其父之志,亦常在西园与文人才子雅集:
      文帝每以月夜,集文人才子,共游于西园。(《文选》曹植公宴诗吕向注)
  王粲《杂诗》:
      日暮游西园…
      曲池扬素波,列树敷丹荣。
  将此雅集的感受以诗意的语言记录下来。晋武帝泰始二年亦曾于华林园宴集群臣,赋诗观志,这也是一次较为著名的文雅之会。当然,在一些重臣和贵戚的别业山林中,更适合文士的聚会,自由地进行诗文创作和互相酬唱,抒发自己的感情和理想,这一雅会的方式,愈到后来,愈加成为文会的主流,西晋石崇金谷园之会是最为著名的代表。曾任荆州刺史的石崇常在其别业金谷园与欧阳建、陆机、陆云、刘琨、潘岳等聚会,由于文士云集,“金谷园”在后人的心目中成为一种恒在的梦想和精神寄托,作为文士的集合之所,寄托着文士深沉的理想抱负,有着文士极为凝重的自我认同感和惆怅意绪。石崇于《思归引序》中说:
  余少有大志,夸迈流俗……晚节更乐放逸,笃好林薮,遂肥遁于河阳别业。
  《晋书·刘琨传》说刘琨“冠绝时辈,引致宾客,日以赋诗”,文会在两晋时期已经成为文士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了。社会风气的催发,终于成为画家关注的焦点,将其作为创作的绘画主题之一而纳入自己的绘画实践中去。
  首创《文会图》,当推东晋时期的顾恺之。据《历代名画论》记载,顾恺之曾作有《陈思王诗图》,即《图画见闻志》、《广川画跋》所记的《清夜游西园图》。此图根据曹丕与曹植兄弟在邺宫宴饮酬酢之诗而作,时曹操尚在世,曹丕为五官中郎将,与曹植频繁举行文宴之会,曹植“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 ,即是和其兄曹植《芙蓉池作》“乘辇夜行游,逍遥步西园”的著名诗句,描述了兄弟间诗酒宴会、相洽无间的情境。这一历史事件也就成为后世《文会图》的最早范本(按:此“西园”指文昌殿西铜爵园,后世的《西园雅集》之西园也许便取典于此,成为后世文事活动的象征)。在后人心目中曹丕、曹植二人的关系界定因牵及诸多的道德价值内容而成为被关注的焦点,或喻君臣相遇、相离,或喻兄弟相得、失和,或喻贤才与时运相逢、相悖,以及由于甄后事件暗喻的情爱悲剧(以曹植的《洛神赋》为蓝本进行《洛神赋图》的创作即是此一情节的延伸)等等,无不在后世文人内心产生强烈的震撼,在情感上产生非常强烈的共鸣,文会的主题也由之获得了永恒的内在魅力。顾恺之在六朝首发此主题的创作,他所创《清夜游西园图》稿本直至唐朝末年尚传于世:
  《清夜游西园图》者,晋顾长康所画,有梁朝诸王跋尾处云,图上若干人并食天厨。唐贞观中褚河南装备题处俱在。其图本张维素物,传至相国张弘靖家。弘靖元和中忽奉诏取之。是时并钟元常书《道德经》一部同进内。后中贵人崔谭峻自禁中出,复流落人间。有张维素子周封泾州从事,秩满居京。一日有人将此图求售,周封惊异之,遽以绢数匹易得。经年忽闻款门甚急,问之,见数人同称仇中尉愿以三百素易公《清夜游西图》,周封惮其胁近,遽以图授之。翊日果赍绢至,后方知其伪。乃是一豪士求江淮大盐院,时王涯判盐铁,酷好书画。谓此人曰:“为余访得《清夜游西园图》,当遂公请。”因为计取之耳。及十家事起,后流落一粉铺家,未几为郭承暇侍郎阍者以钱三百市之以献郭公。郭公卒,又流传至令狐相家,一日宣宗问相国有何名画,相国具以图对,既而复进于内。 (《图画见闻志》)





















赵启斌 责编:
苏ICP备09002428号 版权所有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IE6.0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