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法规 / 美术天地 / 舞台艺术 / 文物博览 / 文化遗产 / 旅游文化 / 文学空间 / 共享工程

 

 
首页 > 文化新闻 > 美术快讯
《赵绪成书法卷》面世·淡如水雅集
2006-04-03 10:26:50  来源:江苏文化网  

 
 
DSC_3020-1.jpg

    “《赵绪成书法卷》面世·淡如水雅集”于2006年3月31日在江苏省国画院四明山庄举行。省长梁保华,省政协主席许仲林,副省长张桃林、李全林,省政协副主席冯健亲,老同志韩培信、向守志、方祖岐、郭锡章、兰保景、郑炳清、徐锡澄、张耀华、俞兴德、王昭铨等出席开幕式并观看了展览。数百位文化界名流也观赏了展出的100余幅书法佳作。 
    诚如一位老画家所说:看来艺术就是要多点莫名其妙,才其妙无穷。这次“雅集”的主题就是“莫名其妙,其妙无穷”。
    中国书法是世界独特无二的艺术,博大精深,蕴含极丰。对它的学习、弘扬要经过从不懂到懂,从浅到深,即从莫名其妙到其妙无穷的过程,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自主创新及其接受的过程,也必然要经过从不懂到懂,从浅到深,即从莫名其妙到奇妙无穷的过程,这就是自然辩证法;自主创新是要经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的,不过只有经过大苦、大难、大险也才会有大悲、大喜、大精彩的凤凰涅磐,这是唯物辩证法。
    赵绪成先生书法的“其妙无穷”,体现在以下个方面:
一、象贯古今,其妙无穷
    赵先生有小学六年的大字基础,小学四年级能为乡邻写春联,颇受好评。60年代,大学四年受教于南师大教授沈子善先生,通临篆、隶、楷、行。工作后到70年代,临王羲之二年,赵孟頫二年,怀素自叙帖一年,王铎行书二年……为画而习书小有基础。宋文治先生看其题画书,误为书家代笔。但赵先生却说,那时还只能说是写字,根本没有进入书法艺术领域。80年代始,他在画画、做美术界领导工作之余习字,受熏于林散之、肖娴、武中奇等诸贤。开始从头学习,通研甲骨、篆、魏、楷、行、草诸体之精神与规律,探索中国书法文化之“阴阳相生相克”、“天人相分相合”、“书乃心画”诸多辨证规律。魏以“石门铭”、“墓志铭”等研习最多,楷以颜、褚最爱,行、草受怀素、王铎、林散之,毛泽东影响最重。他取法“进进出出”学书之道,进出于怀素、毛泽东之冲击力与林散之之穿透力之间,进出于磁性与流畅之间,进出于书卷气与将军气之间……融会贯通,其骨其肉,其哲其理,其情其意,处处散发出“莫名其妙、奇妙无穷”之意趣。
二、气吞八极、其妙无穷
    世事万物,“其小无内,其大无外”,美是多样的、丰富的、无限的。中国书法艺术也概莫能外。赵绪成先生以大眼界、大思维掌握书法,正是“气吞八极”,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经典与民间,东方与西方,原始与现代。书法与绘画,创造性与接受学之间……他在传统书学的基础上向乡间小店匾额书法学习,他把儿子小学一年级四本习字本保留了二十多年从中吸取营养,他剪贴了大量现代建筑、现代汽车、现代服装设计等,期望受到“现代美”的启迪。他包容多元创新之路,他自己则走着一条“极传统、极现代”的路。有些作品一些人说看不懂、“莫名其妙”,其实不懂求懂,再不懂求懂的过程,就是不断创新、发展的过程。一位老画家说得好:看来艺术就是要多点“莫名其妙”,才“奇妙无穷”。
三、思接天地,其妙无穷
    赵先生宏观中国书法历史、现状、未来,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在“书法卷”中对当代中国书画创作发展概说了“七大气象”,其实也可集中概括为“四大气象”:即以“多元、个性气象”为生态、为核心;以“现代、先进气象”为趋势、为目标;以“民族、优秀气象”为立场、为基础;以“正大、经典气象”为主流、为结果的学说,既是指导他自己学习、创作的基本理论框架,也是整个中国书法、中国绘画乃至中国文化艺术发展基本理论框架。正如吴冠南先生所说:“它包容了艺术创作从内因到外因,从局部到整体,从传统到当代,从现在到未来的所有要素。”“其理论意义与贡献是不言而喻的。”个中奥秘,正是莫名其妙而其妙无穷。
四、重魂贵胆,其妙无穷
    当代中国书法最显著、最根本、最核心的特点是“多元、个性”。“多元”是外在的表现,“个性”是内在的灵魂。赵先生始终紧紧抓住自己的感觉、感受、感情,始终紧紧抓住此时此地、彼时彼地的感觉、感受、感情,“散其怀抱”、“有感而发”这一最具生命力的灵魂。我们看他的每幅书法都能感受到“不同的”、“独一无二”的生命与灵魂。那一个个生命与灵魂是那么的丰富,那么真实、那么兴趣盎然,又那么莫名其妙而奇妙无穷。
    大自信、大胆魄是赵先生个性、感觉、观念的重要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没有大自信、大胆魄就不可能有书法个性精神高度显现。赵先生常说的一句话是:创作时要有“老子天下第一”的精神,创作完成时要有“老子天下最末”的态度;谁问“谁第一”,谁问谁就是第一,我第二的境界,很值得玩味。作为书家(非初学者),他非常重视“书如其人”、“书乃心画”与“散其怀抱”、“无意佳乃佳”等书法的核心精神与灵魂,这也是书法艺术其所以能够震人心魄而又莫名其妙、奇妙无穷的根本所在。
五、卧仙游梦,其妙无穷
    赵先生对书法酷爱,越来越欲罢不能,他既做书画界的行政工作,又画画,还要写字,时间真的不够用。有一年他规划写字二个月,其余时间画画,结果一下子写了五个月,似有突破与进展,高兴得不得了。他对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的思想非常赞赏,曾经偶然萌发过组织“墨语教”的想法。他还经常开玩笑的说,他一生有“二个情人”,一是写字,二是画画。沉浸在书写中,那情景、那境界,真如卧仙梦游,让人沉醉、让人心惊肉跳。让人莫名其妙而又奇妙无穷。
    他曾多次要求从领导岗位退下回画院未果,让掉两个重要职位成功。他曾说这并非他品格高尚,而是更倾情一点艺术罢了。其实细想起来还真有点矛盾,那感觉也是莫名其妙、奇妙无穷。他坚持“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信念,“成书法卷”的出版就是他半生辛勤探求、力戒浮浅、未敢懈怠的结果,卷内的大部分作品没有展出、发表过。
    《赵绪成书法卷》一经出版,立即受到书画界的热烈关注。3月9日和27日,在宁知名书画家宋玉麟、周京新、马士达、章炳文、胡宁娜等,两次举行座谈会,对赵绪成先生的书法艺术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对“书法卷”出版的意义给予了高度评价。著名书画家和评论家周俊杰、蔡树农、胡传海、沃兴华等,纷纷撰写专文进行研究和评论。


责编:
苏ICP备09002428号 版权所有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IE6.0
您是第: 位访问者